<code id='2ld9m'><strong id='2ld9m'></strong></code>

    1. <i id='2ld9m'><div id='2ld9m'><ins id='2ld9m'></ins></div></i><acronym id='2ld9m'><em id='2ld9m'></em><td id='2ld9m'><div id='2ld9m'></div></td></acronym><address id='2ld9m'><big id='2ld9m'><big id='2ld9m'></big><legend id='2ld9m'></legend></big></address>
      <dl id='2ld9m'></dl>

            <i id='2ld9m'></i>

            <span id='2ld9m'></span>
          1. <tr id='2ld9m'><strong id='2ld9m'></strong><small id='2ld9m'></small><button id='2ld9m'></button><li id='2ld9m'><noscript id='2ld9m'><big id='2ld9m'></big><dt id='2ld9m'></dt></noscript></li></tr><ol id='2ld9m'><table id='2ld9m'><blockquote id='2ld9m'><tbody id='2ld9m'></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ld9m'></u><kbd id='2ld9m'><kbd id='2ld9m'></kbd></kbd>
            <fieldset id='2ld9m'></fieldset>
            <ins id='2ld9m'></ins>

            再見瞭,隔壁傢的壞男孩

            • 时间:
            • 浏览:7

              1

              常林在老傢找蟬殼還沒找夠呢,就被爸爸媽媽帶到瞭新傢。

              占地400平米的四角樓,一層前後左右共住4戶人傢。媽媽說,現在上初中瞭,不能到處亂跑瞭。

              常林偏偏從臺階旁的水管坐著滑下,跟著一幫孩子瘋起來。沒過一會兒就成瞭好夥伴。香樟樹味道彌漫的暑假,玩瞭一天又一天。

              每晚5點,隔壁都會傳來鋼琴聲。而高高的紅磚砌的墻和隔壁隔開,就像另一個世界。

              爸爸用籬笆圍瞭一個院子,種瞭很多花。常林跑過去和養花的爸爸說:“為什麼隔壁每天晚上都在彈鋼琴呢?”

              “誰像你一樣,隻知道玩。”爸爸輕輕拍瞭一下常林的小腦袋。

              終於有一天,小常林忍不住踩著磚頭的空隙處,踮著腳看隔壁。隔壁的院子不像自傢的院子彌漫著花香,而是空蕩蕩的水泥地。

              紗簾掀開,一個穿著黃花裙子的女孩走過來。她的頭上紮著紫色的蝴蝶結,在水泥築成的灰色世界裡格外明媚。

              “嘿,出來玩啊!”常林對著女孩招招手,不留神,摔瞭個四腳朝天。

              2

              宜秋媽媽說隔壁新搬來的阿姨,在大路上不害臊地穿紅裙子。

              宜秋媽媽切著菜,斥責像隔壁阿姨一樣穿得招搖的女人。她好像要力挽狂瀾地恢復到藍白灰時代。

              宜秋媽媽堅信,怎麼都不能輸在起跑線上。因此暑假就找瞭老師來補課。而補課前一天晚上還要讀幾篇作文。

              吃完飯,宜秋乖乖地拿瞭一本作文書去書桌看。窗外傳來瞭賣麻花的吆喝聲,賣麻花的老爺爺那蒼老的聲音好像也帶著麻花的香味。宜秋清楚地記得,這個暑假一直都沒有吃麻花。

              接著是孩子們在外面玩得大喊大叫。“嘭”的一聲,應該是東邊胡同頭的爆米花出籠瞭。

              “宜秋,怎麼發呆呢?”外面傳來瞭媽媽嚴厲的聲音,“我待會兒可要提問你讀瞭什麼的。”

              媽媽說隔壁搬來的孩子不乖,每天出門,都看到那個男孩到處瘋跑。這樣的男孩子肯定考不上像樣的高中,宜秋不能和他學。

              宜秋想告訴媽媽,今天傍晚,那個男孩子準備爬墻,結果撲通摔下去瞭。但她不敢和媽媽講,因為媽媽會怪罪她不認真讀書。

              3

              阿麗接到通知,從北方城市來瞭個愛鳥協會的會長。今天她要陪他逛逛。

              會長是個30歲的先生,有幾根白頭發,帶著一隻狗。

              會長說自己以前在這個小城住過好幾年。“以前我住在駝山邊的一個很大的四角樓裡,不知道樓還在不在。”

              阿麗專門打電話讓同事去查,查到瞭樓還在。隻有一個老媽子和一對情侶暫時租住在裡面。政府本來想拆樓,給老媽子賠款,讓她住廉租房。和老媽子談判時候,老媽子拿著菜刀放在桌子上,說“屋拆人死”。

              會長笑瞭笑,他知道那老媽子肯定姓沙。

              4

              中學的第一天,宜秋穿著白底青花裙子,紮瞭兩個小辮子,撞上瞭常林——那個媽媽口中的壞男孩。

              “我叫常林,我也在育才中學讀書,以後可以和你一起去嗎?”壞男孩問。

              “不可以!”宜秋回答得很堅決,“老師會覺得我在和你談戀愛。”

              “不會的。”常林一臉的堅定。

              宜秋別過臉,直接走開瞭。

              真是倒黴,壞男孩和自己分到瞭一個班。更倒黴的是,老師居然把壞男孩常林調到她的後面斜對角的位子上。

              不過,常林一直都沒有動靜,卻是常林旁邊的男孩子一直敲著桌子瞎唱歌:“宜秋花姑娘,宜秋花姑娘……”周圍的孩子哈哈大笑。

              “不許笑!”常林大聲吼著,他的臉上一點都沒有笑意。

              笑聲一浪更比一浪高,宜秋氣哭瞭。常林對著瞎唱歌男孩的肚子就是一拳頭。兩個人拼命廝打。

              有同學去告狀,戴著圓框眼鏡的班主任沖進來,把兩個熊孩子像掰柚子一樣扯開:“紀律,紀律!叫你們背誦的中學生守則呢?遵守紀律!”

              班主任叫來瞭雙方的傢長。但她沒有告訴傢長因為宜秋兩個男孩子打架。兩個男孩為一個女孩打架,證明瞭這個班級的風氣有問題。

              常林的爸爸對班主任點頭哈腰的,小學到中學,常林爸爸是歷屆班主任的常客,在如何接受班主任的訓斥方面他很有經驗:不作解釋,隻是不停地說“是。”

              回傢時已經是黃昏,常林看見宜秋媽媽騎著自行車把女兒接走。風是橘黃色的,吹得母子香飄飄的。黃色還油然地點綴在母子飄逸的長發上。

              “賣糖葫蘆瞭!”一聲吆喝,常林知道,肯定是校門口的老爺爺騎著“永久牌”自行車到校門口賣糖葫蘆,又該是一大堆孩子哄搶。若是平時,他也會流著口水擠到人群裡買糖葫蘆。可是今天,他的眼睛卻不願意離開這對越來越遠的母子。

              “那女孩子也是你的同學?”爸爸在一旁問。

              “嗯。”常林答應的時候,不禁嘴角上揚。

              “哈哈,你笑瞭,你喜歡那個小女孩?”爸爸在一邊大笑。

              “沒有!”他轉臉還想說,卻看到爸爸手上拿瞭一串糖葫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