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ei98y'><div id='ei98y'><ins id='ei98y'></ins></div></i>

      <acronym id='ei98y'><em id='ei98y'></em><td id='ei98y'><div id='ei98y'></div></td></acronym><address id='ei98y'><big id='ei98y'><big id='ei98y'></big><legend id='ei98y'></legend></big></address>

      <code id='ei98y'><strong id='ei98y'></strong></code>
      <dl id='ei98y'></dl>

      1. <span id='ei98y'></span>

        1. <tr id='ei98y'><strong id='ei98y'></strong><small id='ei98y'></small><button id='ei98y'></button><li id='ei98y'><noscript id='ei98y'><big id='ei98y'></big><dt id='ei98y'></dt></noscript></li></tr><ol id='ei98y'><table id='ei98y'><blockquote id='ei98y'><tbody id='ei98y'></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ei98y'></u><kbd id='ei98y'><kbd id='ei98y'></kbd></kbd>
        2. <i id='ei98y'></i>
          <fieldset id='ei98y'></fieldset>
        3. <ins id='ei98y'></ins>

          小姐,你聞起來很甜

          • 时间:
          • 浏览:6

          a市,午夜,皓月當空,銀光萬裡。

          某小區二十三層,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不斷地從房間裡溢出。若是房間裡的人稍微註意下飄窗外,就會發現有什麼東西在窗外;若是再稍微註意一下,就會發現那是個人,悠然地懸掛在五十米高的半空中註視著房間裡的動靜。

          顧長庚雙手抱胸,腳下是川流不息的車輛,他橫空於五十米高的高空,平日裡琥珀色的眸子暗紅湧動。

          近日,出現一股若有若無、特別香甜的氣息引誘著他,令他渾身血液都開始沸騰。他必須努力壓制住體內古老的欲望,外加最近工作繁重,他俊美的面容上透露出絲絲疲倦。

          宋星辰,他的新鄰居,今天剛住進裝修好的新房,此時正一個人慶祝喬遷之喜。

          顧長庚抬頭看瞭屋裡拿著酒瓶蹦蹦跳跳的女人一眼,微微嘆瞭一口氣,沉吟道:“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他慢慢地閉上眼睛,一瞬間,眼前原本還燈火通明的房間瞬間陷入一片漆黑,吵鬧的音響聲戛然而止。

          “咦?停電瞭?”

          顧長庚睜開眼睛,揉瞭揉太陽穴,剛轉身準備消失在半空中,一道尖叫聲劃破長空,緊接著空氣中有暗香浮動,那是血的味道。

          周圍太黑瞭,宋星辰不小心打碎瞭茶幾上的空酒瓶,她想找手機,結果光著的腳一下踩到瞭玻璃碴。她疼得眼淚都出來瞭,倒在沙發上抱著受傷的腳哪兒都不敢去。

          “宋小姐?”伴隨著開門聲與手電筒的光束,宋星辰還聽到一個低醇的男聲,手電筒的光照到瞭客廳沙發上的她,讓她不適應地瞇起瞭眼睛。那人一步步地向她走來,不過光聽聲音,宋星辰就知道是她隔壁長得很帥的鄰居顧長庚。她搬傢裝修的這一個月,他幫過她幾次忙,對於帥哥,她向來記得牢。

          “宋小姐你沒事兒吧?我聽見動靜就過來瞭。”顧長庚頓瞭頓,繼續補充道,“你傢門沒有鎖。”

          宋星辰哪還有時間思考她有沒有鎖門,倒吸一口冷氣,抬瞭抬因疼痛而顫抖著受傷的腿,道:“我踩到酒瓶渣瞭。”

          在手電筒光的照射下可以清楚地看見宋星辰白皙的右足足底紮入瞭一塊拇指大小的玻璃碴,殷紅的血不停地流出。

          “怎麼辦?”宋星辰噙著淚,一副下一秒就要哭出來的模樣。

          顧長庚坐在她身邊,握住她受傷的腳。宋星辰一怔,就見他微微側頭道:“我是醫生。”

          手電筒放在兩人正前方的茶幾上,如此近的距離,宋星辰可以清楚地看見顧長庚的側顏。她臉一紅,看見他摟著她的腳,突然後悔為什麼自己不先洗個腳再獨自狂歡。

          應該……沒有味兒吧!

          “有沒有急救箱?”

          宋星辰連忙反應過來,忙不迭地點頭,道:“有有有,在茶幾下面右邊的櫃子裡。”

          顧長庚彎腰去拿,急救箱在她的這個方向,她現在一條腿被他握著,動彈不瞭,隻能伸長脖子盡量不挨著他,但是顧長庚的頭發還是從她的下巴掃過。

          顧長庚思忖著,原來這幾天的香味是從宋星辰的身上發出來的。空氣中血的味道對他來說格外刺激,他聞到血味的那一剎那,身體就控制不住地來到她傢。他深吸一口氣,壓制住體內原始的對血的欲望,把急救箱拿出來後連忙替她處理傷口。

          顧長庚苦笑瞭一下,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明明他現在無法享用這份甜美,卻還跑來忍著為她治療。

          “拔出來的時候可能會有些疼,你準備好。”

          宋星辰緊張地點點頭,卻在顧長庚下手的那一秒“嗷”瞭一嗓子,並抱住瞭他。

          真疼啊!宋星辰攥緊手裡的東西,疼得直哼哼。

          顧長庚快速處理好傷口後,扭頭看向摟著他的女人齜牙咧嘴的表情,微微扯瞭扯嘴角。

          “宋小姐,傷口處理好瞭。你可以松開我……以及我的衣服瞭。”

          這話猶如一顆炸彈在宋星辰腦海裡炸開,她猛地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抱住瞭她的帥鄰居,還蹂躪瞭他的衣服!

          “啊,對不起!”她立刻撒手,卻在觸及顧長庚嘴角的笑容時鼻子一熱。

          她流鼻血瞭!她居然因為對方的笑容而流鼻血瞭!宋星辰覺得自己的臉一定丟光瞭!

          “我從小就有這種一言不合就流鼻血的毛病。”宋星辰一邊手忙腳亂地擦鼻血,一邊慌亂地解釋道。

          “哦。”顧長庚配合地遞給她一張紙巾,宋星辰連忙接過並道謝。

          “宋小姐,這有可能是一種罕見的疾病。”顧長庚一本正經地看著她,“如果你所說不假,這種病可能叫匹諾曹。”

          宋星辰一愣,匹諾曹?

          顧長庚盯著她,眼含笑意地繼續解釋道:“說謊的孩子會長鼻子,大孩子會流鼻血。”

          宋星辰俏臉通紅,她的臉徹底被她……丟光瞭!

          2.

          宋星辰的腳掌被厚厚的紗佈包裹瞭起來,沒辦法正常走路,所以最近她練就瞭一項新技能——單腿跳著走。

          因為腳還沒有好,她行動也不是很方便,自然不會親自下廚解決自己的夥食問題,所以這幾天一直是叫外賣。她隻需要單腿蹦上電梯,然後乘電梯下去拿外賣上來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