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l id='kh0z3'></dl>
      <span id='kh0z3'></span>
      <i id='kh0z3'><div id='kh0z3'><ins id='kh0z3'></ins></div></i>

      <fieldset id='kh0z3'></fieldset>
    2. <tr id='kh0z3'><strong id='kh0z3'></strong><small id='kh0z3'></small><button id='kh0z3'></button><li id='kh0z3'><noscript id='kh0z3'><big id='kh0z3'></big><dt id='kh0z3'></dt></noscript></li></tr><ol id='kh0z3'><table id='kh0z3'><blockquote id='kh0z3'><tbody id='kh0z3'></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kh0z3'></u><kbd id='kh0z3'><kbd id='kh0z3'></kbd></kbd>
      1. <acronym id='kh0z3'><em id='kh0z3'></em><td id='kh0z3'><div id='kh0z3'></div></td></acronym><address id='kh0z3'><big id='kh0z3'><big id='kh0z3'></big><legend id='kh0z3'></legend></big></address>
        <ins id='kh0z3'></ins>

        <code id='kh0z3'><strong id='kh0z3'></strong></code>

          <i id='kh0z3'></i>

          編織愛情的傻氣

          • 时间:
          • 浏览:10

            她為他編織過一條圍巾。

            說起來已經是七年前。

            那時候,他們相愛,同城同校,隔壁班的長發女生,曾經是他的最愛。

            他們的愛情感天動地,誰不是羨慕他們行路往來時一直牽著的一雙手。

            她為他編織過一條圍巾,笨拙地,一針一線地,點燈熬著夜,把情感編織進去。那個年代,幾乎每個有愛情的人,脖子上都會戴著一款笨拙而充滿情意的圍巾,沒有人會笑話它的簡陋,沒有人會挑剔它的款式。因為,那是愛情。

            七年中,他們分手過。又復合。一直在一起。

            中間走過的坎坷崎嶇路,難以言說。

            七年後,他們都已經成熟。他做到瞭一間貿易商行的副總,西裝筆挺的一副樣子。

            她為瞭他,放棄瞭所有的生活和事業,隨他一起,來到瞭陌生的北京。這個城市好熙攘,通透的空氣裡,看不到自由飛翔的鳥兒,她每天都在那間21樓透明的玻璃窗前看藍天。屬於她的天空,她已經找不到。

            他經常夜歸。身上有混雜的香水味道,她不是聞不到。隻是,倘若開頭。勢必的決裂。她已經27歲,不再有承擔破碎的勇氣。很多夜裡,她一個人在黑暗裡等待,哭泣,回憶。

            那一年,他曾經為給她買一張她喜歡的歌星的演唱會的票,徹夜排隊,花掉半年積蓄。

            那一年,他每天為瞭能夠多和她呆一會,可以冰天雪地裡呵著凍紅的手,站在熱鬧的女生宿舍樓門口。

            那一年,他為瞭她喜歡吃的桂花糕,跑幾公裡的路程,到那一個小店鋪前,捧著回來,眼睛裡閃爍的,都是關切的愛,滿滿的。

            可是,這一切,去瞭哪裡。

            果真是時光一去不再有。

            她一決定,就不許自己後悔瞭。她曾經在那些他犯傻的歲月裡,用感動,暗諾自己將永遠陪襯。而沒有想到,不過是幾年,那些本以為會持續一輩子的感動,就在那些支離破碎中散失。

            他一定不再愛她瞭吧。他隻是念著舊情。不舍得將她逐出他的生活罷瞭。

            七年,他已經是意氣風發的他,而她,依舊是平靜如水的她,還留著不合時宜的直的長發,沒有染色,沒有變化,十多年日復一日,就那樣由興盛,轉為衰敗,如一支不再時髦的絹花,隻逶迤著舊日的美好造型,卻早已經被時光刷舊瞭色彩,淘汰瞭質地。如他們的愛情。

            後來他們還是結婚瞭。理所當然地,平淡無奇地。沒有任何驚喜和意外。他一定會娶她,她是他心裡永遠的故鄉,最早的癡迷,最後的歸屬。

            可是她不快樂。她還是隱忍成性的,雖然修成瞭正果,她在這樣龐大的一座城裡不必為生計奔波發愁,她隻需要安靜不問地等待,他就給予她一切的需要。

            隻是她習慣在每天,孤獨地看著窗外湛藍的天,晚上陪著無邊的黑暗。這樣的日子,習慣也好。

            一個周末,他突然說帶她去四處走走。她木然地跟著他。當他們到達目的地,她站在廣場等他去停車,迎面走來瞭一對親愛的小情侶,凍得發紅的面孔,恩愛無間的肢體語言,他們脖子上圍瞭同樣顏色的圍巾,她猛然地被擊潰,眼淚忍不住流瞭下來。

            他早已經忘記,那一年,他曾經擁有過一條圍巾,那是來自他最心愛的女孩之手,點燈熬夜,將承諾和感情編織進去的一條笨拙的圍巾,而現在,隻能變成記憶裡一場,隻屬於年輕的記憶。那也是她惟一借著回憶的憑證。

            現在,他們在一起。她還是她,他早已不是他,即使她還有編織的力氣,他也沒有配戴的勇氣瞭。

            那是隻有愛情,能夠給予的傻氣。

            總是會這樣的吧,因為這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