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fcve2'><em id='fcve2'></em><td id='fcve2'><div id='fcve2'></div></td></acronym><address id='fcve2'><big id='fcve2'><big id='fcve2'></big><legend id='fcve2'></legend></big></address>

      <i id='fcve2'></i>

      <span id='fcve2'></span>

      1. <fieldset id='fcve2'></fieldset>

          <code id='fcve2'><strong id='fcve2'></strong></code>
          1. <tr id='fcve2'><strong id='fcve2'></strong><small id='fcve2'></small><button id='fcve2'></button><li id='fcve2'><noscript id='fcve2'><big id='fcve2'></big><dt id='fcve2'></dt></noscript></li></tr><ol id='fcve2'><table id='fcve2'><blockquote id='fcve2'><tbody id='fcve2'></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cve2'></u><kbd id='fcve2'><kbd id='fcve2'></kbd></kbd>
          2. <ins id='fcve2'></ins>

            <dl id='fcve2'></dl>
            <i id='fcve2'><div id='fcve2'><ins id='fcve2'></ins></div></i>

            風雨琳瑯都是你

            • 时间:
            • 浏览:6

            我的名字是我爸取的,叫映寒。我出生之時是寒冬,據說那晚院子裡的梅花突然開瞭,映襯著院子裡的覆雪格外好看,我的名字便由此而來。

            我媽在我出生後不久就過世瞭,我爸還因為悲傷過度傷瞭身體,之後便一直多病在身。

            因此他一直很擔心我,擔心日後若他有什麼不測,剩我一個人孤零零的,無依無靠。

            後來,他就帶回瞭葉朗。

            1

            我和葉朗並沒有血緣關系,葉朗十四歲那年,葉傢找到瞭我們。那時候我爸已經去世瞭,我和葉朗的生活無以為繼。我不知道被葉傢找到算不算幸運,但對葉朗而言,能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毫無疑問是件好事。

            可葉朗執意不肯和我分開,於是我便隨他一起回瞭葉傢。

            葉傢傢境殷實,葉朗是獨子,葉叔叔和蘇阿姨對我說,如果我能好好照顧葉朗,他們可以負擔我的一切費用,直至我成年後自立。他們所謂的照顧,其實也簡單,就是讓我和葉朗一起讀書,陪他上學放學,避免他在學校受欺負,不讓他因交不到朋友而感到孤獨。

            這對我來說當然是小菜一碟,因為在那之前我照顧瞭葉朗整整十一年。

            我一直和葉朗上同一所學校,同一個年級,同一個班,甚至是同桌,哪怕其實我比他要大兩歲。可盡管如此,我的成績和他的成績相比依舊是一塌糊塗。

            不是我太笨,而是他的智商已經不能用“聰明”來形容。周圍的同學都說他是天才,可沒人願意和這樣一個天才做朋友。

            因為這個天才不會說話。

            我記得那是念初二時,班上那個成績永遠隻能排在第二且與葉朗相差甚遠的男生從葉朗身邊路過時,憤恨地說:“有什麼瞭不起的,不就是個啞巴嗎?”

            葉朗的表情沒有任何波動,這樣的話他年幼時就聽過無數次。

            我站起來讓那男生道歉,那男生不以為意:“我說錯瞭?他就是個啞巴啊,有本事你讓他‘吱’一聲?連狗都會叫呢,他一聲都哼不出來!”

            我咬著牙,卻感覺身側有人在拽我的衣角,轉過頭就看到葉朗正仰頭看著我。他有一雙很好看的眼睛,亮晶晶的,像陽光在冰面上折射出的那種光芒。

            我能從那裡面讀出他的所有情緒,那雙眼睛在說:算瞭,我沒有受傷,也沒有難過。

            以前在老傢也總是這樣,別人說他,我沖上去要找人算賬,他就扯一扯我的衣角,用濕漉漉的眼睛看著我。

            可這一次,我還是轉過身去給瞭那男生一巴掌。

            不能讓別人在我面前傷害葉朗,這是從他來到我身邊後我就養成的習慣,近乎本能。

            2

            葉傢人不喜歡我爸,甚至可以說是恨,尤其是葉朗的媽媽。

            每年我爸的忌日我一定會回老傢,葉朗堅持陪我一起去。每一次出門前,我都能看到他媽媽眼中的怨恨。

            在她的眼中,我爸是那個害他們母子倆分離十餘年的罪魁禍首,連他的不幸去世,也隻能算得上是死有餘辜。

            我跪在我爸的墳前時,葉朗會陪著我一起跪。我磕頭,他也磕頭。我淚流不止,他便跟著我哭。

            可當我問他恨不恨我爸,他總是毫不猶豫地搖頭。

            他到底還是記著我爸那些年對他的教養之情。

            葉朗不願意和陌生人接觸,連對葉傢人的態度也算得上冷淡,唯有在和我相處時,才會透露出那種不帶任何防備的信賴和親昵。可他的世界裡,怎麼可能隻有我一個人呢?

            他們帶他去醫院檢查,醫生說那是一種心理障礙,叫社交恐懼癥。

            為瞭讓他能盡量合群,高中時他們開始送他去各種興趣班。既能認識一些同齡人,也能多些才能增加自信。

            葉朗卻不肯去,直到我板起臉,他立馬乖乖就范。

            他既然要去,我肯定也是要一起的。葉叔叔讓我跟他一塊上那些課,我卻對他說:“叔叔,我就在外面等著葉朗好瞭,正好利用那些時間復習功課。我不像他那麼聰明,一分心學習肯定就不行瞭。”

            最終他們同意瞭。

            我有自己的打算,平時我都得守在葉朗身邊,沒機會溜出門,趁著他上興趣班的時間,我就可以去做兼職掙錢瞭。

            在送葉朗去上課的路上我就跟他說瞭我的計劃,他一聽就慌瞭,轉身就要來拉我的衣角。

            如今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又瘦又矮的小男孩瞭,一上高中,他的身量猛躥,骨架像是發酵的面團一樣迅速長開,這會兒已然高出我快一個腦袋瞭。

            可就在這人來人往的街頭,他依舊像個小孩子一樣,害怕瞭就來拽我的衣角,既滑稽又讓人心疼。

            我開始板起臉,我在他那兒有著無限的權威,他不敢反抗。可看到他那可憐巴巴的樣子,我的心驀地又一軟,隻能像小時候那樣哄他:“你乖一點,我得去掙錢,等掙瞭錢就給你買冰棍吃。”

            小時候,我們倆的零花錢少得可憐,夏天天熱的時候也隻舍得買一根冰棍,感覺像奢侈品。

            他聽瞭,就從兜裡拿出自己的錢包來,裡面是如今的父母給他的零花錢,一張一張的百元大鈔,把錢包都撐得鼓鼓的。

            他把它往我手裡塞,仿佛在說:我的錢都給你,你能不能不要去?

            他怎麼會懂……